<address id="xddjr"></address>
<address id="xddjr"><nobr id="xddjr"><progress id="xddjr"></progress></nobr></address>

      <form id="xddjr"></form>
        <address id="xddjr"><address id="xddjr"><listing id="xddjr"></listing></address></address>

        長江云客戶端

        長江云公眾號

        黨風政風前哨|洗衣廠污染河流多年 為何就是無人來管

        人們常說水是生命之源,保護河流不受污染,就是善待生命。鄂州市東港村的一些村民向前哨反映,他們那里有一家洗衣廠偷排廢水,污染著流向長江的河流——長港河。

        在鄂州市鄂城區杜山鎮東港村,打從2011年前后,村里的棉花站被租用建起一家洗衣廠后,接二連三的蹊蹺事就不斷發生。

        河里的魚蝦為什么不明不白地死去?村民帶記者來到這家洗衣廠圍墻外邊。

        鄂州市鄂城區杜山鎮東港村村民:你看那個墻邊那個草林邊,它就是從那里排到河里去。

        村民告訴記者:東港村地勢較高。以前,沒有水泥路,洗衣廠的廢水順著排水管道,直接流到不遠處的長港河里。現在,修了水泥路,排水管道被埋在路面底下;豐水期河水上漲,排水管道末端更被淹沒在河面底下,廢水排放得格外隱蔽。村民多次投訴,也沒有一個結果。

        鄂州市鄂城區杜山鎮東港村村民:反映沒用,他狠一些,你這些人沒用。

        長港河上接梁子湖,下通長江,水量充沛,河面寬闊。對洗衣廠偷排廢水的惡行,村民們都說自己敢怒不敢言,只能望河興嘆。

        鄂州市鄂城區杜山鎮東港村村民:這個九十里長港,我們是從小喝它吃它洗它,現在成了什么樣?聞都不敢聞,搞得幾臟啊。

        在村民指引下,記者找到掩藏在草叢里的排水口;用手一摸,里面還有污水殘留。隨后,記者潛入這家港鑫洗衣廠。

        記者 對話 港鑫洗衣廠員工:(你們這個廠開了幾年)八九年,差不多十年了,2011年開的吧。

        記者看到,一間幾百平方米的廠房里,有兩臺工業洗衣機,兩臺工業脫水機,和七八臺烘干機。工人們有條不紊、忙忙碌碌地在對一批衣物進行清洗處理。

        記者 對話 港鑫洗衣廠員工:加平滑劑、柔軟劑,普洗就是用清水放在里面洗一下,隨便加一點料子,去毛的。

        港鑫洗衣廠員工:要洗七八千件吧,算下來一天要洗一萬五件。

        營業多年,日洗衣物上萬件,累計起來的化學藥物劑量和清洗下來的骯臟、污穢、乃至有毒物質之多,直接排到河里造成的污染之大,令人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第二天,記者來到東港村村委會,向村干部了解情況。

        鄂州市鄂城區杜山鎮東港村村委會 孟主任:有村民反映過,但是我們跟環保的反映過,環保的也來這里看了一下,沒說什么,我們也沒管。

        隨后,村干部陪同記者到這家洗衣廠。車間里,洗衣設備和脫水設備的下方有一條暗渠,與廠房外的排水管道相連。記者問:污水是不是通過暗渠流到河里?老板的回答,輕飄飄的。完全是一副毫無自省自責的態度。

        港鑫洗衣廠 工作人員:就是河,我這也沒事,就是我們幾十年前,我們這個地方的人全在河里面洗衣服,在河里面洗菜,在河里面喝水。

        《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十六條規定,國家根據建設項目對環境的影響程度,對建設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實行分類管理,賓館飯店及醫療機構衣物集中洗滌、餐具集中清洗消需自建配套污水處理設施,并在當地環保部門登記備案。

        記者查詢鄂州市建設項目環境影響登記表備案系統,發現這家港鑫洗衣廠根本沒有登記備案。

        鄂州市環境保護局審批科 工作人員:沒有在我們這里備過案。

        港鑫洗衣廠不履行登記備案手續,其嚴重污染河流的劣行屢遭村民投訴,卻安安穩穩地經營,已近十年之久!轄區環保局是如何履職盡責的呢?

        鄂州市環境保護局鄂城分局 工作人員:東港村就有一個豬場,洗衣廠沒有。

        這為工作人員說,他們去年開展過鄂城區“散亂污”企業污染問題的“清零行動”,通過鄉鎮申報、定期走訪、居民投訴等方式,整治了一大批有污染的企業。對居然還有港鑫洗衣廠這條“漏網之魚”,他感到很意外。

        鄂州市環境保護局鄂城分局的工作人員宣稱對這家洗衣廠不知情,那洗衣廠所在鎮的鎮長是否知情呢?

        鄂州市鄂城區杜山鎮 副鎮長:因為它(洗衣廠)在搞的時候,一時開一時關,不是日夜生產的。它又不是蠻大的一個(規模)。

        (你是覺得這個洗衣廠算小規模的,所以說沒有選擇把它上報到你的上級單位,是不是這樣子)可能就是疏忽了,沒報上來。

        看來,這位鎮長是知情的,但并不把這家洗衣廠的污染當一回事。難怪這家規模不小的洗衣廠能在近十年的時間里安安穩穩地偷排廢水。

        2019年出臺的《鄂州市人民政府關于長港河保護的通告》中明確規定,在長港河道保護區范圍內,對現有的排污口、直排式廁所、畜禽養殖場,集中組織依法鑒定,對未經許可或審批的依法取締和拆除。

        鄂州市鄂城區杜山鎮 副鎮長:東港村沒有污水處理廠。

        (那你說這個洗衣服的水去哪里排)你像農村好多沒有污水廠,人家原來洗衣服的水,全是自己滲到土里頭去了。

        一家不登記不備案不自建配套污水處理設施的洗衣廠,偷排廢水近十年,當地主管部門、地方干部對眼皮下的河流污染竟不聞不問、聽之任之。生態紅線是不可觸碰的“高壓線”,這種對治理污染顢頇敷衍的態度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

        《黨風政風前哨》回訪:整頓貨運源頭違法企業 加強路面治超執法

        上個月的《黨風政風前哨》,曝光了隨州市曾都區一采石場大貨車超載,當地治超工作卻因機制運轉不暢,導致源頭治超落實不到位的問題,現在整改情況怎么樣了呢?

        4月30日的《黨風政風前哨》,曝光了隨州市曾都區桂華采石場,拖運砂石的大貨車瘋狂超載,缺乏有效監管的問題。

        節目播出后,曾都區高度重視,第一時間召開常委會,專題研究部署治超工作。5月31日,記者再次到涉事的何店鎮桂華采石場進行回訪,從現場地磅上的斑斑銹跡,可以看出這里處于停工狀態。同時,曾都區還對全區范圍內,存在同類問題的5家采石場,依法依規停止生產經營,接受相關部門的調查處理。

        隨州市曾都區人民政府副區長 孫登科:我們有關部門,對沒按規定生產經營的,這些采石場,我們下達了停產整頓的通知書,要求他們在規定期限之內糾正它的違法行為。

        對于前期暴露出來的,在治超工作中,各部門之間聯動協調不暢等問題。曾都區進一步明確各職能部門責任,就治理超載超限工作進行再督辦、再安排、再部署。由自然資源、應急管理等部門切實加強、落實源頭管控;由交通、公安等部門,增派執法力量,對轄區路面大貨車進行24小時治超巡查,強化聯合執法機制,夯實治超工作基礎。

        隨州市曾都區人民政府副區長 孫登科:組成了50多人的工作專班,對我們曾都區三處重點路段采取了24小時不間斷巡查,確保我們治超工作長效機制的建立。

        問題曝光之后,當地紀委監委已介入調查,待厘清責任后,將依法依規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嚴肅問責。

        感謝收看本期《黨風政風前哨》,記住我們的熱線電話027—87333333,下期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 張智美子)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16號

        天天赢彩票天天赢彩票官网天天赢彩票平台天天赢彩票app天天赢彩票邀请码天天赢彩票娱乐天天赢彩票快3天天赢彩票时时彩天天赢彩票走势图天天赢彩票ios